我是龙雅的橘子

最爱越前龙雅

余生有你很长的,最近一直在码字,还在等文的亲们别误会了😂

一生一世一双人

不是余生有你的结局,这是我对于今天龙樱的怨念产物

“你要……走了吗?”
“嗯。”
………
“那,还…..还回来吗?”
龙雅轻笑一声,回头看向龙马,时光荏苒,当年那个粉粉嫩嫩的小团子已经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明天就是他的婚礼,那个女孩温柔可爱,应该会是个很好的妻子吧,他想。
“不回来了,大概。”
沉默了片刻,他走向那个即将成为新郎的男孩,揉了揉他的头,眉眼含笑
“抱歉,小不点儿,不能参加你的婚礼了,哥哥祝你永远幸福快乐,和妻子白头偕老。”
又是沉默,直到白色跑车的灯光从远处打来。
“那,我走了。”
龙雅最后冲他笑了笑,转身走向远处的灯。
二十年,从自己七岁到现在二十七岁,整整二十年,在他身边时护着他,不在他身边时挂念着他,现在,他觉得累了,当年那个在他离开时哭着追在他后面孩子也有了要守护一生的人,不在需要他了。不过,真好,他看着车子里面那个等他的人,自己不再是一个人了。
平等院凤凰,余生有你。
一生一世一双人。

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不想吃这糖(ಥ_ಥ)

余生有你第六章

不知不觉南次郎他们已经被关在这里一个星期了,这期间每天都会按时来有人给他们送饭,并没有折磨或虐待他们一家的倾向,但无论他们怎么问,这群人也不会多和他们说一个字,更何况,看守他们和送饭的人也不一定知道他们被抓过来的原因。
这天,门外突然响起争吵声
“x首领让你把门打开,你是聋了吗?”一个虎背熊腰的男人冲上来说到
“对不起x首领,这三个人大首领特别交代,不准任何人探望或询问,请您不要为难我们。”
啪!看门的人挨了一个耳光。
“让你开门你就开,哪有那么多废话,滚开。”
看门的人还是一步不让地守在门前。那人又要发作,x说话了
“住手”
“首领,他….算了!”
说完,男人不甘心的退到一边,x走上前来,对看门的说
“把门打开。”
“x首领,这,这….”
“大首领问起来,你尽管推到我身上。”
犹豫了片刻,他还是不敢违抗x的命令,毕竟组织中除了大首领,只有这位x首领最令人敬佩,也最让人闻风丧胆,最终,他打开了关押着龙马他们的门。
他走进来,南次郎挡在龙马和轮子的前面直视着x,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总是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对视了一会儿后,x对身边的人说
“把后面那个孩子带走。”
“不行”南次郎挡在龙马前面“有什么事我和你们走,他知道的我都知道,不用问他!”
X看了南次郎一眼,转向龙马“你如果不和我走,我现在就杀了你的父母。”
“龙马,不要听他的,不要去”轮子颤抖着声音讲到。
龙马瞪着x慢慢地说:“我和你走,别为难我的家人。”
x随意地挑了挑眉,似乎轻笑了一声
“好,给你们三分钟的时间道别”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龙马,你不可以和他走,虽然我们不知道那个‘大首领’要做什么,但是这个x也一定不简单,让爸爸妈妈去吧,你就留在这里。”轮子一边说着,一边用手轻轻地抚摸龙马的脸,颤抖的声音里混合着无奈和不舍。
“妈妈,我已经长大了,不能一味的靠你们的保护了”龙马安抚轮子说“而且他点名让我和他走,不会杀了我的,如果他一定要我去,即使我不去他也不会善罢甘休的,你们放心等我,不会有事的。”
“龙马”南次郎难的语气严肃的说“你……自己一切当心,别出事!”
“好。”龙马说完,向门外走去,南次郎看着他的背影,当年那个连球拍都拿不稳的小团子已经长大了,而此刻,他也不知道是应该欣慰还是心酸,只能期盼他平安无事。正如龙马说的,既然x点名要他,即便他和轮子死了,也保护不了龙马。十五年前看着龙雅被带走的那种无力感,现在,伴随着龙马的背影再一次向他袭来…….

X一行人带着龙马七拐八拐,走到这个基地的另一块领域,入口处的门前标记上写着——x区。进入这里后就会发现,这里的布局跟外面完全不一样,严肃中却有了一点生活的气息。走廊中每隔几米都挂着一排武器,两排武器中间挂着几束花,有时是栀子花,有时是玫瑰,各种各样,香气四溢,将武器带来的肃杀感冲淡了许多。龙马一会转头看看这面墙,一会看看另一面,花束插得很美,能够在种环境中插出这么美的花的人也不简单,龙马心想。
X看他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有心情看花,不由得笑了笑,心想:这个孩子真是胆大,临危不乱,不错不错。
“头儿,您…..不会是要带他回您那儿吧?”
“嗯”x随口答道
“啊?!!为什么啊,我是说他和您是什么关系啊,让您这么费心。”
X淡淡地瞟了他一眼,“你们几个别跟着我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那几个人不甘心地看了看龙马,哦了一声散开了,龙马听不懂汉语,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迷迷糊糊地跟着x来到了一处楼梯口。顺着楼梯走上去,他们到了地上。映入眼帘的是一座两层的小别墅,红瓦白墙,别墅周围被各种各样的花环绕,非常美丽。X带龙马向别墅走去。龙马一路被他带着,越来越疑惑,不过看他也没有解释的意思,自己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索性直接跟着他进去。别墅内的摆设很温馨,这里应该是这个x的家,龙马心想,不过这个恐怖组织的首领意外的让人感觉没有那么可怕呢,这一路走来他越发好奇这个x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你就是龙马君吗?”
听到这句温柔的日语,龙马诧异地转身,从楼梯上走下来一个女人。
身材修长窈窕却又妩媚性感,如瀑的长发自然的垂在腰间衬得她更加的肤若凝脂,一双水灵灵的桃花眼因为笑容儿微微的眯着,高高的鼻梁下是丰满的红唇,若只看外表,定会有人认为她不过二十出头,不过她的眼神中夹杂打磨沉淀下来的平静与沉着,让人看不出她的真是年纪了。龙马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她,她身上有一种气质让他似曾相识,可是这样的一个人自己如果见过没有理由不记得…….
“是,我是越前龙马。”
“x,不,南太郎,你还不自我介绍吗?”
龙马听到‘南太郎’瞬间怔住,抬头看向x,x用手拿下了脸上的假面,假面下是一张和越前南次郎一摸一样的脸,龙马颤抖着声音叫到“爸…爸爸?”

卡卡文了怎么办!写了又删删了又写,怎么都不满意(ಥ_ಥ)话说萌他们两个的人真的很少吗?一点粮都没有,我觉得萌点还是挺多的啊,比如龙雅是被平等院捡到日本队,平等院对龙雅的态度一直都很客气的,龙雅要走的时候平等院在门口拦他,还有龙雅离开美国队也是平等院告诉龙马的(所以他是怎么知道的⊙▽⊙),还有龙马曾经问龙雅他和平等院比谁更厉害龙雅说不知道(在2017年的网王活动里),说明两个人从来没有打过球,像平等院这种恨不得和所有强者比赛的人竟然没和龙雅打过,恩,总觉得有猫腻哎,感觉他俩关系很不一般⊙▽⊙,萌点很多的,大家一起来产粮嘛!我是不会放弃的,码字去了,不过真的卡的很严重,趁着国庆节本想把回忆写完,写不完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等文的亲们辛苦了❤❤

余生有你第五章

说明:小时候的回忆大概(划重点)还有一章,会在明天或者后天更完,然后开始主线剧情
,其实我也写的很急/(ㄒoㄒ)/~~,很想加快剧情,但是这些东西就在我脑子里,不写明白不舒服,看文的亲们再忍忍,就快了。

正文开始:
龙雅病好了之后,每隔三四天,南次郎就来看看他,给他带些东西来,有吃的,有衣服,还有其他各种稀奇古怪地东西,但是每次一定会带来的都有一份装的满满的便当。龙雅一开始不接受南次郎送来的东西,也不和南次郎讲话,但是南次郎却依旧雷打不动地来看他,每一次他让南次郎把东西带回去时他都装作没听到。渐渐的他感觉到南次郎和周围其他的大人不一样,他送东西给自己的时候没让他有一点点高高在上的施舍的感觉,他总是很自然的把东西放下,然后陪着他吃便当聊天。虽然面上不说,但是他是眷恋这份温暖的。
他开始和南次郎讲话,知道了他打网球很厉害,知道了他有一个很可爱的小儿子,他也会和南次郎分享一些自己的事,比如打群架的时候该怎么打,最近周围发生了什么好玩儿的事。漫长的冬天在龙雅一天天地期盼中过去,春天仿佛只停留了一瞬间,很快,夏天就到了,而龙雅的人生也在这个夏天有了彻底的转变。

南次郎来的时候,龙雅正在一棵橘子树下摘桔子,看到南次郎的车,他从树上爬了下来走向他,但是跟随这南次郎一起来的还有一个美丽的少妇,龙雅知道她,他是南次郎的妻子——越前轮子。
他不解的看向南次郎,南次郎抱着臂笑了笑,但是没有和他解释,正在他不知道怎么开口时,轮子走了过来,她蹲下身子和龙雅平视,然后很温柔地笑了笑
“龙雅,在外面玩了这么久,肚子饿了吧,先进去吃点东西好不好,然后我们再说话。”
龙雅看她手里拿出来的便当盒,恍然大悟——原来,这么长时间自己吃到的便当都是轮子做给自己的。龙雅觉得眼睛有些酸,偷偷地调整好自己的情绪,跟着南次郎夫妇进了那个小屋。
和往常一样,便当里的米饭塞得满满当当的,上面撒着芝麻粒,中间嵌进了一颗梅子,金黄的三枚玉子烧整齐的摆放着散发着蛋香,淋着叉烧酱料的鸡肉饭鼓鼓挤在盒子里,边上的格子里各种各样的蔬菜围着两颗炸虾球。分量十足,营养均衡,配色诱人,任谁都看的出来做这份便当的人的用心,龙雅低头吃着便当,心中各种滋味一起涌了起来:过去的这段日子,就是这样一个温柔的妈妈为自己准备的便当,他们今天一起来是为什么?只是单纯的看看他,还是,他们要离开了?想到这里,他开始慌乱,原来,不知不觉中,他已经习惯了这种有人关心的生活。
“龙雅,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轮子看他身体轻微的发抖,急忙问道,龙雅慌慌张张地摇头
“没什么,我没事”
南次郎猜出了他在想什么,无奈地叹了口气,他走到龙雅身边,拿开了便当盒。
“我看我们还是先说话吧,不然你也吃不安稳。龙雅,今天我和轮子来是想问问你,愿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回家,做我们的儿子。”
“龙雅,可能你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但是我们真的很希望你能考虑和我们走,我和南次郎都很喜欢你,如果你不想让我们做你的爸爸妈妈,那么就叫叔叔阿姨也可以。你一个小孩子自己生活很辛苦的,而且也不能一直这样下去,总要上学的不是吗,我们就是想给你一个家,想让你在我们那边可以随时照顾你,你愿意和我们走吗?”
龙雅震惊的睁大了双眼,愣愣的看着他们,他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半晌,他背过身去,声音颤抖的说到
“你们不怕我欺负你们的亲生儿子吗?不怕我惹事给你们找麻烦吗?不怕我忘恩负义偷东西骗你们吗?不怕….”
没等他说完,南次郎打断了他
“停停停!!你以为你能把天捅个窟窿吗?你这么大点儿的小孩儿‘惹’出来的‘事’还不至于让我害怕,至于龙马”说到这儿,南次郎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这小子越来越不听话了,你是他哥哥,以后他就交给你管教了。”
交..交给他管?他这么值得他们信任吗?明明和他没有什么血缘关系,却说想让他做他们的儿子。
“龙雅,”轮子将龙雅轻轻地将他的身体转过来,给他擦了擦眼泪“和我们回家吧,相关的手续已经在这几个月办好了,南次郎和我,还有你没有见过的那个小弟弟,都很欢迎你的到来,龙马一直期待着这个新哥哥陪他一起玩呢,每天都问我们哥哥什么时候回家。龙雅,和我们走吧,好吗?”
龙雅早已泣不成声,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一颗颗地掉了下来,他缓缓地也很坚决地点了点头。
南次郎和轮子相视一笑,给龙雅擦干了眼泪,带他离开了那个小屋,临走之前,龙雅将最后锁上了小屋的门。他静静地望了望它,然后转身不再回头,快步奔向那两个人,奔向一段崭新地生活。

回到家之后,轮子先去准备晚餐,南次郎带龙雅下车,还没等他们站稳脚,远处一个雪白的小团子跑了过来,南次郎揽着龙雅像那个小团子走过去,小团子跑到一半就不跑了,蹑手蹑脚地溜到南次郎身后,探出一个小脑袋,一双猫一样的大眼睛偷偷地看龙雅。
这就是龙马了吧,龙雅心想。南次郎看着自家儿子害羞都样子,无奈的抚额。
“听着龙雅,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爸爸,这家伙是你的弟弟——龙马。”是的,南次郎让龙雅叫他爸爸,而不是叔叔,他就是要告诉龙雅,从今以后他就是越前南次郎的儿子越前龙雅,他有名有姓有家。
“龙雅听了,呆呆的愣了一下,然后笑了笑。既然自己有了家人,并且成为了哥哥,那自己也要有哥哥的样子吧。
“以后就请多多关照啦,小不点!”
“你在害什么羞啊,以后要一直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哦。”
是啊,以后都是一家人,要生活在一个屋檐下,龙雅最幸福的一段时光,伴随着小龙马害羞的笑容中开始了。

余生有你第四章

我的双更啊(ಥ_ಥ),今天才想起来明天英语课轮到我做演讲,忙着做ppt了,非常抱歉只肝出来一章,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回到家后,刚刚学会走路不久地小龙马颤颤巍巍地走了过来,朝他张开双手,一张肉乎乎的笑脸很是可爱,他软软地对南次郎喊了一声“爸爸”,南次郎赶忙把他抱了起来,让龙马坐在他的手臂上,轻声地都弄他,龙马被他逗得咯咯笑,嘴里一直叫着“爸爸,爸爸”。
不知怎的,看到自己的儿子,又想起了那个倔强的孩子和那个骄傲的背影,以及他那句声音小的几乎让人听不到的谢谢。

自从上一次打架被那个男人撞到之后,似乎总能看到他,有时候一天能见到好几次,最然自己总是远远地绕开他,但是这频繁见面的规律让龙雅不得不怀疑南次郎是故意在他身边幌……
不过,一想起那个男人说是自己的爸爸,不可否认的,他确实有一点开心。不过,仅此而已,任何人都不会想要他当自己的儿子的,大概吧……
初秋的清晨,天气一点点转凉,他刚走出那间破旧的小屋,不禁打了个寒战。政府发放给一个六岁孩子的钱不会很多,因为他又执意不肯去福利院,所以除去吃饭的钱,便没有多余的钱来买衣服了。他真是恨死了自己的年纪,如果再大一点,就可以打工赚钱了,而现在,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靠替人家送送报纸或收集饮料瓶来赚一点钱,不知道到冬天自己能不能挤出一点钱来买一件冬衣。
送完了一半,天空中忽然下起了小雨,隐约还有一点要下大的趋势。自己淋一些雨到是没什么,不过要是弄湿了报纸被人投诉,那他可能连这一点钱都赚不到了,索性,将报纸抱在怀里跑了起来。等他挨家挨户的送完,那雨已经从淅沥沥的小雨变成了倾盆大雨,时不时的还伴随着雷声,他没有雨伞,这一路走过来只觉得头重脚轻,现在,也只有硬着头皮往回走。然而走到半路,终究是体力不支,一个踉跄在雨中摔倒,怎么也没有力气支撑起自己的身体了。浑身都痛,仿佛间,他看到一个人影朝他跑了过来,然后就昏了过去。
南次郎找到他时,看到他昏倒在路边。冒着大雨,跑过去将他抱起来,滚烫的温度让南次郎眉头紧锁,赶忙带他去到最近的诊所。诊所里面是一位年纪很大的医生,看到这个孩子,深深地叹了口气,既怜悯又无奈。
“医生,请您快给他看看,这个孩子好像发了高烧”
医生给他做了一些简单的检查,量了一下体温说到“还好,三十九度五,不是很高”然后拿了身干净地衣服给他换上,挂上了点滴。
南次郎见他忙完这一切,疑惑地问“这个温度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已经很高了吧?真的每关系吗?”
医生说到:“之前我也‘捡’到过他一次,也是这样的大雨天,他高烧将近四十一度,浑身滚烫,上吐下泻,现在和那时相比好很多了。这个孩子很要强,他虽然是个孤儿,但是不接受别人的施舍与怜悯,一直是自己一个人扛着。其他的孩子们看他无依无靠,都很排挤他,有时候被他打哭了,就回去找家人来揍他,而他又不懂得服软,所以,身上总是有大大小小的伤口。”
南次郎沉默地听着,视线却一直没离开发烧的孩子,过了一会儿,他问道“我可以向政府申请收养这个孩子吗?”
“你家里有其他的孩子吗?”
“有一个小儿子,快两周岁了。”
“那你还是不要收养他了,他不会和你回去的。而且,也怕对你家的小孩不好。”
听到医生这么讲,南次郎很意外。
“什么叫做对我的孩子不好?”
医生叹了口气,“之前也有人收养过这个孩子,但是,他不久就被送了回来。听那家人说,这个孩子会欺负他们的孩子,而且把他打的浑身是伤。在那之后,大家都说这个孩子天生性格狠辣,脾气暴躁,戾气很重,再加上他经常和附近的孩子们打架,而且他打起架来比一般的大人还要果敢,所以在这附近很不讨喜。也有人问过他是不是真的像那户人家说的那样欺负人家的亲生孩子,他也不辩解,人们也就只当他默认了,谁也不知道这件事的缘由,而且这样不讨喜的孩子,也就更没有人会收养他了。”
南次郎没有再说什么,只低头看着那个孩子。

天慢慢的变黑了,雨仍然淅淅沥沥的下着,输完液之后,龙雅渐渐地清醒过来。
头很痛,但是身体已经没有之前那么沉重了,整个人感觉轻松了不少。他坐了起来,看了看四周,知道了自己在哪。起来准备下床,谁知道一只脚还没着地,南次郎便推门进来了,手里还拿着一碗热腾腾的面。龙雅看到南次郎,心中似乎明白了,自己昏倒时看到的那个人影就是他吧,应该也是他把自己送到这个小诊所来的。
“别下床,你烧的很高,先在这里住一晚上再说,先吃点东西。”
说着,南次郎将手中的面递给他。
龙雅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接过那碗面低着头慢慢地吃,他不敢抬头看南次郎,因为他觉得自己的眼睛现在一定是红红的,吃着这碗面,一股股的暖流涌进了心里,他几乎都忘记了这种感觉,这种被人关心和照顾的感觉。
南次郎的手机响了,刚刚接通电话,轮子焦急的声音从那端传了过来
“南次郎,出什么事了吗,怎么还没有回家?”
“没什么,不用担心,今天我先不回家了,明天回去和你商量一件事。”
“不回家了?那…….”
“爸爸,爸爸”
轮子的话讲到一半,稚嫩的童音传了过来
南次郎听到龙马的声音,瞬间便扬起了嘴角,高兴地回应儿子“哎,晚上好好听妈妈的话知道了吗。”
“嗯,知道了。”
………
龙雅一边埋头吃面,一边听南次郎讲话。
原来,他已经有一个儿子了,应该是一个非常活泼可爱的孩子吧,光听声音就觉得一定是个小机灵鬼,被爸爸妈妈捧在手心里养的。
“吃饱了吗?”
龙雅赶忙回过神,说到“嗯,谢谢,我没事了还是,先,回去了。”
说完,又准备下床,南次郎无奈的叹了口气,把他按回床上。
“你今天必须在这待一晚,我就是不让你走!”
“你…….”龙雅呆住了,还可以这样?
似乎猜到了他在想什么,南次郎挑了挑眉,笑着坐了下来。龙雅一阵无语,又觉得头疼的厉害,就背对南次郎躺下了。过了一会,他听到南次郎说
“你愿不愿意当我的儿子,跟我回家?”
龙雅没有回应他,南次郎以为他睡着了,给他掖了掖被子,关了灯,怕他半夜再烧起来,索性靠在他床边睡了。
黑暗中,龙雅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

余生有你第三章

“越前,你在这里做什么,明天还要比赛呢”
经纪人来找龙马,龙马才发觉自己已经在天台上发呆很久了。
“知道了,现在就回去”龙马应道,心不在焉的和经纪人丽莎一起向酒店走去,丽莎看他魂不守舍的样子,本想提醒他几句,但一想到龙马特立独行的性格,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算了,龙马虽然是一个我行我素的孩子,但是还分得清轻重缓急,他应该可以调整好状态来备战明天的比赛。
然而,第二天一早,当丽莎敲开龙马的房门时,却发现房间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摆放整齐,根本就是昨天打扫完没有人住过的样子,她找遍了整个赛场,也没有找到龙马的影子,电话也打不通,正当她准备报警的时候,接到了龙马发来的短信:
比赛弃权!

龙马醒来时,发现自己正在一艘船上,他的头很沉重,身体被绑在柱子上丝毫都动弹不了,嘴也被胶带缠住了,发不出声音。忽然,他听到了有人走进,然后,眼睛上的绷带被拿了下来,一群面色不善的人看着他,令他震惊的是,南次郎和轮子也被绑在他旁边的柱子上。
震惊的同时,也感到很困惑,如果是为了图财,那么绑架他一个人应该就够了,为什么要将一家人全部抓住。如果不是为了钱财,是为了寻仇,龙马不记得自己和家里人和谁有过这么大的过节,要对他们全家不利。
黑衣人把他们嘴上的胶带撕了下来,龙马问:“为什么绑架我们?”
“你不用知道原因,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我们不图钱,更不是为了报仇,劝你们别浪费精力想着怎么逃跑,在这大海上,你们可跑不掉,还是老老实实地配合,也少吃些苦头”
南次郎说:“告诉我们要带我们去哪儿,总可以吧”
“中国附近地一个孤岛”
船在海上航行了两天,这两天中,每天都有人按时来检查他们。船上的人虽然只有五个人,但是每个人都拿着枪,正如他们说的,想跑也无处可逃,现在一切只有等到上了岸再说。终于,在第三天的早晨,船慢慢的靠了岸,因为船只靠岸正是深夜,周围雾气很重,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他们。随后,他们被带上了一辆面包车。
下车的时候,他们依然被蒙着眼睛,被这些人带着走路,只是能感觉到路非常的不平整,七拐八拐之后,在一个地下室的入口停了下来,他们被摘下了眼罩。
领头的输入了一串数字,黑色的大门打开,映入眼帘的时一个很长的走廊,并不像想象中的阴暗潮湿,走廊镶嵌着白瓷砖,很明亮。随后,又有一伙人被抓了进来。这伙人不是看着不像是什么善类,多半也是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的。而抓捕这伙人的头领,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却似乎有着一种很强大的气场,沉稳干练,让见到他的人不由得心生敬畏。
“是X首领,快把路让开”
旁边的人小声嘀咕着,拉着龙马他们退到一旁,态度十分的恭敬,与之前对待龙马他们判若两然。那位X路过他们时,停下了脚步,南太郎看到他眼中闪过一抹十分复杂的感情,像是震惊,又像是害怕,但是很快就消失了,让南次郎疑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他停留了一会儿就离开了,龙马一行人继续被压着向前走。一路上,转了七八个弯,但是走廊的样子大致都相同,沿途路过许多房间,而上面的牌子上写的都是中文。最终,他们被带到了一个类似于仓库地方,里面堆积着许多箱子,松绑之后,房门被锁了起来。
“他们为什么要抓我们,我们又没有和什么人结过仇,怎么可能招上这群人”轮子声音略微有些发颤。
“也许,不需要什么理由,又或者,要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告诉我们理由。别怕,好歹我们一家人还在一起。”南次郎轻声安慰轮子。
“青少年,吓傻了?怎么一直不说话?”
龙马并没有理会南次郎故作轻松地挑衅,抬头看了看他们,慢慢地说道“昨天晚上我好像看见龙雅了,在比赛结束之后,但是没有追上他。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这件事和他有关。”
南次郎和轮子听他提到龙雅后,脸上的表情更加地沉重,不由得陷入了沉默。南次郎脑海中浮现出了五年前的那天,龙马结束了Under-17比赛,他告诉了龙马他所知道的有关龙雅的一切……

十六年前,南次郎第一次见到龙雅,那时,他还没有名字,周围的人们都对他避之不及。
南次郎在一家福利院门口遇到他时,他正在和一群小孩子打架,那群孩子和他差不多大,都是五六岁的年纪。只是,八九个小孩子一起打他一个人,他自然寡不敌众,可是他却没有认输,而是咬紧了牙,不放过任何一个反击的机会。他被打的浑身上下全是伤,那么小的年纪,没掉一滴眼泪,满眼都是倔强。
南次郎看他们越打越厉害,赶忙跑上前。
“住手,不许再打了。”
“你是谁,他爸爸吗?”领头的那个孩子说
“怎么可能,我妈妈说了,他是个没人要的惹祸精,哪来的爸爸”
“就是就是,他是没人要的坏孩子,只会招人讨厌”“对,讨厌鬼”
刺耳的言论从这群小孩子嘴里说出来,南次郎觉得心里堵得难受,他难以想象如果承受这些的是龙马,他的心会有多痛。可这个孩子神色冷漠,对这些话不置一词,只是淡淡的看着他们,仿佛他们谈论的是别人。
“我是他爸爸,你们再不走,我可饶不了你们”
当他听到南次郎说他是自己的爸爸时,眼睛里闪过一丝光,仅仅一瞬,很快又恢复了平静,而那群小孩子听到南次郎这样说,真的以为南次郎是龙雅的爸爸,赶忙跑开了。
南次郎上前想扶起他,被那个孩子轻轻地避开了,他自己撑着站了起来。抬头淡淡地看了南次郎一眼,转身离开,走到一半又停了下来,很小声地说了句“谢谢你……”

余生有你第二章

五年前
U-17 World-cup比赛结束,最终龙马为日本队赢下了关键的一局,日本队战胜美国队成为冠军。一场比赛,许多队的成员都竭尽全力为自己的队伍奋斗着,也让许多队员成为了互相欣赏的好友。日本队的回国的前一天晚上,德国队、法国队、美国队和日本队由主赛方组织了一场联欢晚会。毕竟都是十几岁的少年,大家在一起说说笑笑,都很开心。
最后的节目表演的环节,有每个队出五个节目,轮流表演。到了美国队,奇柯和杜杜上场。
“我们想邀请日本队的越前龙马和我们一起唱,hello 龙马,come on”
在队友的起哄与推搡下,龙马被迫站上了舞台。奇柯看着龙马一副我想咬死你的表情,一脸无辜的笑笑。音乐响起,台下的观众们跟着前奏打着节拍。灯光交错之间,奇柯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在对龙马说“如果龙雅也在就好了,这首歌他唱得最好”龙马突然一怔,来不及反应,奇柯和杜杜已经唱了起来,他赶忙跟上
Remember those walls I built
Now baby they are tumbling down
And they didn’t even put up a fight
Then didn’t even make a sound
I found a way to let you in
But I never really have a doubt
Standing in the light of your halo
I got my angle now
…….
龙马不知道的是,奇柯选择这首歌的目的,是因为龙雅曾经和他们说过,小不点打球的时候,眼睛是会发光的,龙马是他最重要的弟弟,他相信龙马有一天会光芒万丈。
音乐与闪光灯的交错中,与龙雅这段时光的点点滴滴一幕幕在脑海中浮现:在日本集训的第一次看到他时他扔过来的橘子,面对平等院的刁难他为自己挡的发光球,教自己发光球时他一遍遍的教导,离开集训前他摸着自己的头顶笑的很温暖,回家后他出现的那个月夜,在美国队里他看到自己不开心的关怀…….虽然龙雅很爱捉弄自己,但是任何人都没有资格说龙雅不是一个好哥哥,包括自己。
最初从平等院哪里得知龙雅离开的消息,不是不震惊的,而是比赛就在眼前,在这样的压力下自己只顾的专注于网球训练,没有心情顾及其他的,况且,他一直都是这样来去无踪的,说不定不久就会回来。而现在比赛结束了,龙雅却一直没有再出现。
唱完了歌,走下舞台,龙马的心中浮起了一丝的不安,也越发觉得烦躁,伴随着这种情绪,他也没有心情再在晚会上待下去,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龙马一个人在球场外漫无目的地走着,龙雅的点点滴滴却始终在脑海里萦绕。走到转弯处,龙马看到平等院和拉尔夫(美国队队长)在争论什么,虽然好奇这两个人为什么会凑到一起,但还是想假装没看到从旁边溜走,转身时,平等院压着怒意的声音传过来,听到他们谈话的内容,便挪不动脚步了。
“你知道龙雅一直牵挂着他的死,好不容易脱离了那个组织,你却放他离开?”
“他决定的事会因为我们而改变吗?唯一让他牵挂的人也回到了你们日本队,他还有留下来的理由吗?他应该是觉得越前龙马已经不再需要自己了,他对于龙马来说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存在,甚至比不上他身边的学长,不,或者都不及和他打过比赛的对手,看到龙马现在生活的很好,看到他在追寻梦想的路上越战越勇,这样的孩子注定光芒万丈,放心了,所以离开了而已。”
哽咽了一会儿,平等院转身,眼中闪过一抹痛苦
“龙雅就是龙雅,他不是谁的附属品,不需要为了别人而存在,即使那个人是他的弟弟,也没有这个资格。”
龙马听完他们的对话,心中涌起了强烈的酸痛和疑惑
龙雅到底和自己是什么关系,如果他是和自己非常亲密的哥哥,那么即使全国大赛前他失忆了,也不可能遗忘的这么彻底,如果不是,那么自己和他在一起时为什么会感觉到心安,并且不由自主依赖他?龙雅又为什么将自己看的那么重要,甚至……..把他当作留下来的意义…….
他精神恍惚的向前走,连手机响起了也没注意
“越前,你干什么呢?”
“啊!”龙马这才刚从神游中回过神,赶忙拿起手机,小海带无奈的看了他一眼,急匆匆地奔向了厕所。
看到手机来电显示,龙马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样拿起电话
“青少年,比赛结束了吗,怎样,不会是输了吧?”
南次郎轻佻的语气传过来,龙马却无心和他吵,连忙大声说道
“我有事要问你,很急”
声音大的仿佛是吼出来一样,南次郎不禁有些心虚,自己最近没有招惹他吧?怎么那么大的火气。
“是关于龙雅的”
说完这句话,电话的那一头陷入了沉默,半晌,南次郎道“知道了…….”
挂了电话,龙马再也没有心情在外面乱晃,回宿舍收拾了东西,第二天一早,就提前离开了赛场,乘坐最早的飞机飞回日本。
他相信,自己心中的疑问,能够在南次郎那里找到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