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龙雅的橘子

最爱越前龙雅

余生有你第十一章

“喵呜~”两只布偶猫亲热地围着平等院蹭来蹭去,平等院从柜子里拿出零食,蹲下身子。颜色偏深的那一只赶忙凑了上来,一边亲热地用头蹭平等院的手,一边可怜地喵喵叫,另一只奶油色的猫犹豫了一会也拱进了他的怀里,抢着对平等院撒娇。

龙马“。。。。。。”

平等院一边给猫喂食,一边说到:“没什么想问的么?”

“你和龙雅很熟吗?你们是朋友?”

“呵,熟倒是挺熟的,不是朋友”

“他什么时候回来?”

“快了。”平等院拍了拍两只黏在他身上的猫咪,站了起来。“这只颜色深的叫馒头,那只叫年糕,别忘了给它们喂食。”说完,平等院直接从阳台上跳了出去。

当年在U-17,龙雅可以说是一军中最不守规矩的,不管是训练还是比赛,一直都来去自如。当时龙马就感到奇怪,以平等院的个性,怎么受得了队伍里又这么不服管教不守规矩的人?可是平等院就是从来不管龙雅,或者说,他的态度更像是龙雅这么做是理所应当的,而其他人,无论犯了什么样的纪,平等院都罚的很厉害,现在,看着窗台上飘动的窗帘,龙马对他们两个人的关系更加疑惑了。


夜色降临,x一身劲装正在为装备做最后的检查,依晴走到他身边

“老公,那个孩子,他……”

X转过身,脸上依旧带着面具,他看着妻子闪着泪光的眼睛,走上前将她拥进怀里

“是!你放心,这一次,我绝不会让别人伤害他。”

依晴慢慢地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从x怀中出来,努力的笑了笑,说到:“老公,你要小心,答应我,你和他都不会有事好不好。”

X沉默了一会儿,看着她红红的眼睛,温柔的说了声:“好。”便转身消失在了夜色中。

今晚的夜似乎特别的黑,天空中既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但是天越黑,对夜行者来说就越有利。十几艘大船成三角形,在浓厚的夜晚的掩护下,向正南方全速前进着。每一艘船的四周,都围着荷枪实弹的人,他们是x的部下,和x一样全身黑色劲装,脸上带着面具,他们是ES组织中战斗力最强的精英,也是在这个地狱般的组织中坚守本心,追逐光明的行者。

X并不是一出生就被这个组织抓来进行洗脑式的教育的,而是在他6岁那年加入的这个组织,但是他天资聪颖,比同龄人的孩子成熟太多,在他见识过这个组织的冷血和残暴之后,每当夜深人静,他一遍遍的告诉自己:忘掉他们的话,这些都是错的。他知道自己要想在这个组织中活着,并且有朝一日推翻这个组织,那他必须强大。所以,在他走上帅位之后,便开始留意组织中真正可为自己所用的人才,虽然组织对他们进行傀儡式的教育,但总不能把所有的人都培养成傀儡,那些优秀的人才会被组织挑选出来,进行多样化的培养,好让这些人能够为成为组织中的中坚力量。

X在一次次的任务中勇往直前,刚正不阿,从不会抛弃受伤的队友,许多人都被他救过命,逐渐地有许多人开始追随他。今天,对于组织中的人来讲,只不过是x部例行演习的日子,然而,x部的核心成员都明白,今夜,他们要为不久后的战斗做充足的准备。

X 手中紧紧攥着那个护身符,这个护身符他放在身上整整21年了,当年当他冲进火场之后,他没有发现那个孩子的尸体,只有这枚原本应该在襁褓中的护身符静静地躺在烈火中,他以为,他的儿子已经在大火中化为灰烬……

那天亲子鉴定的成果被他调换了,因为鉴定人员中有他安排的人,尽管他猜测雅很可能是他的孩子,但当他知道亲子鉴定结果的那一刻,x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二十多年来,他不知道在噩梦中惊醒了多少次,每一次都是那熊熊的大火和撕心裂肺的哭声,这二十多年,在外人看来x是冷酷果决的,但只有他自己和依晴知道,x无时无刻不处在无间的炼狱,他恨自己没用,救不了自己的孩子,让他死的那么痛苦。现在,上天给了他第二次机会,这一次,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他都要拼尽全力捣毁这个组织,让龙雅离开这里,像其他人一样,有一个平凡安稳的人生。

黎明十分,船只在另一个岛上靠了岸,x带着几个心腹进入地下室,地下室中,海军军官上校已经等着他们。X和他简单打了招呼后,一行人开始商讨作战计划。


橘子哥哥,生日快乐!!希望你在以后的人生里天天开心。以后只为了自己的梦想打网球,找到归宿,不再漂泊,想要的都拥有,得不到的都释怀,愿你在今后的人生中被这世界温柔相待♥♥


新网王253话,这不是从平等院那里学到的,这是你哥教给你的,mmp!🙄

余生有你第十章

猝不及防更一章,总算把凰叔弄出来了😂

小不点这称呼呢,龙雅和其他学长喊的是不一样,动画中可以听出来,这里的小不点指的是龙雅称呼的那一种xi bi si kei,不是菊丸的o qi bi


正文分割线


龙雅和几个手下带着南次郎一家来到地上。在地下待了太久,他们一时有点不适应强烈的阳光。

龙雅:“你们几个下去吧,打点好后面,别让人跟上来。”

“是,雅帅!”

待那几个人离开后,龙雅领着南次郎他们到海边上了船。龙雅指着远处的一座灯塔,对南次郎说

“爸,您看到远处的灯塔了吗?从这里朝向灯塔右偏30°,是到大陆最近的距离,乘坐游艇快速行驶大概需要五个小时左右。左偏45°是第二条路线,长度大概是第一条路线的两倍,您先记一下参照物。”

“龙雅……你……”

龙雅背对着南次郎,沉默了一会儿说到“对不起,爸爸,把你们牵连进来了。不过,我会竭尽全力护你们周全的,你们……不要太担心。”

南次郎走上前,和龙雅并排站着,问道:“你是怎么进入这个组织的?当初那个首领的手下说,那两个人是冒充你的亲生父母,这是真的吗?他们真的想用你的心脏给他们的孩子配型?”

龙雅苦笑了一下,说到:“老爸,你问我的问题真的都一言难尽啊。不过,这些现在都不重要了”他转向南次郎,“重要的是,我不会让他们因为我而对你们为所欲为。”

龙雅的眼神和语气是南次郎从未在他身上感受过的严肃,他感觉龙雅这句话像是在对他说,但更像是在提醒他自己。不过很快,龙雅又恢复那种让人看不透的笑容。

“进船舱吧,龙马和妈妈还等着您呢。”


他们进入船舱后,没过多久,有人来找龙雅汇报,他就离开了船舱。而船舱里的三个人也是各怀心事,都没有讲话。南次郎还是面色阴郁的看着窗外,而轮子看着这样的南次郎,不知道该对他说些什么,无论是问他龙雅的经历还是安慰南次郎,她都觉得无法开口。

当年龙雅的“亲生父母”出现时,南次郎没有打官司就让出了龙雅的抚养权,这件事始终是他的心结。因为亲子鉴定书是真的,即便打官司时龙雅不愿意和父母走,法官大概也只会认为孩子和父母离开太久生疏了,以后会好的,况且是亲生父母,他们的胜算非常小,而且,那对夫妇确实能给龙雅提供更好的生活条件,所以他才同意让龙雅离开。但是现在看来,事实并非如此,这些年龙雅经历了太多太多的辛酸,任谁都无法想像一个八岁的孩子,是怎样一个人面对那些危险恐吓,一步步的成长到今天的样子。

轮子和南次郎都不由得想起来龙雅第一次听到他们要收养他的泪流满面和不知所措;想起来龙雅刚到家时的沉默寡言和小心翼翼......他已经经历过了两次抛弃:生父母的抛弃和第一次的养父母的抛弃。曾经他们是真的希望给龙雅一个完整的家,但是最终却给了他第三次抛弃。现在的龙雅面上始终挂着让人看不透的微笑,不过,那大概只是他掩藏内心和自我保护的方式罢了。

龙马脑海中却始终回荡着大首领对龙雅的话——你是南次郎的亲生儿子,越前龙马同父异母的亲兄弟。再联想起x的表现,他几乎可以断定,南太郎就是龙雅的生父!直觉告诉龙马,这一次的亲子鉴定一定经南太郎的手,否则,双胞胎的孩子是鉴别不出来的,他隐隐觉得南太郎,以及x部的人和这里其他的人不一样,他也不愿意相信南太郎是一个人人谈之色变的恐怖首领。让他更心乱的是龙雅对他们一家的态度,虽然他还是叫南次郎‘爸爸’,叫轮子‘妈妈’,但是龙马知道,龙雅已经和他们很疏离了,尤其是对他。曾经不论是在U-17还是在美国队,龙雅始终对他十分的热情,张口闭口都是‘小不点儿’、‘弟弟’,那时他甚至觉得龙雅有点烦人,一直到龙雅离开很长时间后,他突然被其他人叫‘小不点’时,才感觉到很奇怪。原来,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把这个称呼当成是他的哥哥专用的了。而现在,龙雅一本正经的以‘龙马’来称呼他,也不再缠着他讲话,意味着什么?想到那个答案,他既感到心慌,也有委屈。


慢慢地,夜幕降临,船也靠了岸,但是这并不是大陆,而是另一座岛,岛上四周都被乔装成普通渔民的人看守着。他们被龙雅的手下带领着慢慢前进,道路的两边种着橘子树,七拐八拐之后,他们来到了目的地,这里是一座两层的别墅,领路的人告诉他们这是‘雅帅’的住所。

南次郎问道:“龙雅去哪里了?”

“嗯?”那个人一脸莫名“龙雅?”

“就是你们的‘雅帅’”

“雅帅的行踪不会告诉我们,他吩咐我们将几位带到这里,让我转告你们这是他的住所,你们随意进出使用,不习惯也随便改造,需要什么请尽管吩咐我们。还有最近不安全,让几位先这里住下。”


进入别墅,龙马他们完全感觉不到这里的生活气息。屋子里面的摆设少的可怜,客厅里面只有几个沙发、几个桌子,屋子整体的基调都是浅灰色,完全看不出有人在住的样子。不过厨房里的用具倒是应有尽有,虽然也没有什么被使用过的痕迹。他们这才明白刚才那人说的‘随便改造’是什么意思了,这种风格的确不适合一家人居住。

突然,传来了几声猫叫,随后,两只非常漂亮的毛绒绒的大猫从二楼跑了下来,一前一后围着他们几个转圈。他们来到二楼,装修的基本格调还是那样,不过,有一间猫咪住的房间的装修格调完全不同,整个屋子是鹅黄色的基调,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墙上和四周装着很多猫爬架,屋子里又两个很大的玻璃柜子,里面摆着猫粮、猫罐头和零食等,给这间房子增添了许多温暖的气息。

天生的吸动物体质让猫咪和龙马很快的亲近起来,南次郎和轮子整理屋子,龙马带着猫咪到后院散步,在后院陪猫咪玩耍了一会后,一阵停车声传来,接着龙马被两只猫领着来到院子后面的篱笆前,车上走下来的人让龙马又是目瞪口呆——平等院凤凰


贴吧有人问怎么不更文了,因为最近三次元太忙了,我也想更文啊啊啊啊!等我考完试回来❤❤绝不弃坑!


余生有你第九章

有一点点废话

自从微博上龙樱事件闹出来以后,我真的非常庆幸自己萌凰雅多过双越,越前龙雅才是我的心头宝,xf没给他的我都想给他,橘子哥哥值得拥有最好的父母,爱人。不过我的进度真的好慢,愁(ಥ_ಥ)

正文开始

龙雅慢慢地走进南次郎夫妇,南次郎在最初的惊讶之后,面色变得越发的沉重。龙雅能够这样大摇大摆地走进来,这个大首领却丝毫不感到惊讶,显然,龙雅也是这个组织中地一份子,而且地位不低,他不知道龙雅这些年到底经历了什么,自从五年前从龙马那里知道他离开的消息之后,龙雅再也没有联系过他们。他在那个‘家’里发生了什么?又是怎么加入的这个组织?南次郎一概无从得知,此时此刻,面对着22岁的越前龙雅,这个曾经称他为‘爸爸’的孩子,他只有愧疚和心疼,不知道该讲什么。

龙雅看了看南次郎和轮子,脸上看不出表情,然后,他淡淡的走到他们身后,对押着他们的人道:“放开”

有几个人显然被这个年轻人的气场震住了,但又不想因表现得太明显而丢脸,硬撑着对他的话置之不理,而其中一个没眼力的显然对于这个年纪轻轻的‘成员’不屑一顾,他轻蔑的瞥了龙雅一眼,挑衅道:“放开?你是个什么东西?我们只听从大首领的调配!”

“哈哈哈哈”,龙雅看着他们几个,突然放声大笑,随后,一抬腿,将那几个人一起踹倒在地,那几个人压在一起,龙雅嘴角带笑一步一步地走进他们,然后踩在他们地身上

“现在知道我是个什么东西了吗,啊?”

“你,你放肆!我们,我们都是……”

“闭嘴”大首领说到“雅帅面前,不得放肆!”

听到大首领地话,几个人都惊慌地睁大了双眼

“雅、雅帅”这个年纪轻轻地男子,竟然就是那行踪神秘,少有人见过的雅帅!!

刚才对龙雅出言不逊地人急急慌慌地道:“对不起雅帅,属下有眼无珠,冒犯了您,望您大人大量饶了属下这一次。”

龙雅轻蔑的哼了一声,冷冷地扫了他们一眼,挪开了脚

“滚!”

那几个人赶忙退到一边。

而自始至终,x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像!太像了!

从龙雅一进门,就让他有一种熟悉而亲切的感觉,之前他派属下调查南次郎的时候知道龙雅是南次郎的养子,但是他没想到这个孩子的一举一动都和当年他怀里的那个婴儿一摸一样,尤其是他嘴角微微上扬的时候,仿佛就像是那个小婴儿长大后的样子。他看着眼前的龙雅,耳边又回响起22年前那个怀里的小人儿咯咯的笑声,和这些年来始终萦绕在他脑海中的撕心裂肺的哭声,一瞬间,心疼如刀割,让他几乎不能呼吸。

“雅,你这样我可以认为你承认他们是你的亲人了吗?”

“他们不是我的亲人,我和他们没有血缘关系。”

“龙雅……”在龙雅说完这句话之后,轮子似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情不自禁地叫出了龙雅地名字。龙马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讲出来。

“大首领,你抓住了他们并且故意透露消息给我,摆了这样一场鸿门宴。现在,菜也上了,人也来了,你想要的戏差不多也该上演了吧,拐弯抹角可不是你的风格。”

“哈哈哈,雅,你说你和他们没有血缘关系?不对,如果你只是越前南次郎的养子,我是不会‘请’他们过来的,你是这个武士南次郎的亲生儿子,越前龙马同父异母的亲兄弟!”

……..

听完他的话,龙雅转头看向南次郎,南次郎也震惊而疑惑的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龙雅说到:“不可能,你这个谎编的太拙劣了。”眼睛却一直盯着南次郎,轮子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而龙马,则看着x,他发现,x虽然面无表情,手却在椅子上握出了青筋。

“谎言?哈哈哈。”大首领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然后他转身对另一个人道“你来说。”

“是,大首领。”那人对龙雅说到:“雅帅,十四年前,称自己是您的母亲,将您从越前南次郎家接走的那个女人是这个组织的人想必您已经清楚了,而她当年夺走南次郎抚养权最有利的证据就是那张亲子鉴定书,为了给自己的儿子换上配型最合适的心脏,她声称自己和丈夫是您的亲生父母,并且证实了你们的亲子关系,那张亲子鉴定书并不是假的,但是,和您做亲子鉴定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越前南次郎。那个女人采集的是越前南次郎的血液样本,用一张真正的亲子鉴定夺走了您生父的抚养权!”

龙雅的表情随着他的话变得越发的阴郁,他正要开口,x起身走了过来。龙雅没有和这个x首领接触过,不知道这个首领要干什么,x慢慢地走进龙雅,停在了距离龙雅一米的地方,眼睛却避开了龙雅地目光,说到

“现在,亲子鉴定可以解决一切问题!”

“不错,来人,抽一份越前南次郎的血!雅,怎么样?”

龙雅没说什么,他接过身边人寄来的崭新的针管,抽了一份血。

两天后,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了——越前龙雅和南次郎不是近系血亲。

大首领拿着那份亲自鉴定,眼底愈发的阴暗。在他看来,雅一直都是冷静,甚至可以说是冷血的,南次郎一家如果不是他的血亲,那他实在没有把握可以用他们来掌控他到什么程度,万一雅并不在乎他们一家的命,他这一次行动无疑会使得雅更难掌控,反而是得不偿失,。

“大首领”龙雅说到“现在可以让他们离开了吗?还是说你想好了要怎么解决他们。在你作出决定之前,我告诉你越前龙马现在属于公众热门人物,他的突然失踪或许瞒的住一时,但是如果他彻底消失,媒体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你想杀人灭口恐怕没有这么简单”

沉默了一会儿,大首领抬头,嘴角微微上扬,笑得十分和蔼地对龙雅说到:“你觉得我们EM应付不了那些愚蠢地媒体吗?雅,既然他们是你曾经的家人,就交给你来处置,不过,为了不给组织和你带来麻烦,你还是把他们留在这里好好照顾,怎么样?”

这样,既可以让龙雅得到一定限度地‘自由’,有在一定程度上约束了他,只要他还是在意南次郎一家的,就不会做出过激地举动,如果他不在乎,那么大首领将南次郎一家交给他处理,无疑是让他自己亲手解决了他们,给了他足够的‘尊重’。这样巧妙的心思,龙雅不得不感叹这个大首领还真是看得起他!

“很好,大首领费心了,那人我就带走了。”

大首领站在窗前,目送龙雅带着南次郎他们离开,突然,将身边的一盘杯子砸在地上,摔得粉碎!他不相信雅和南次郎没有血缘关系,他一定是南次郎的亲生儿子,但是,谁有敢在EM的眼皮子底下对亲子鉴定动手脚?如果亲子鉴定真的有问题,那么,有这样的胆量和能力的人就只有x了,x当初为什么要抓着越前龙马不放,又为什么在雅出现之后将越前龙马留在了南次郎夫妇身边,他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吗?x是组织的最中心人员,掌握着EM百分之四十的武器装备,手下也都是一等一的优秀杀手,如果x和他们的关系不简单,却能够瞒天过海这么多年没有被发现,那么x的存在就太恐怖了…….

余生有你第八章

橘子哥哥粗来了!

正文开始

这天晚上,一个黑衣蒙面人闪进了别墅,走进书房。书房中,南太郎沉默的站在窗前,月光从窗口照进来,映在南太郎身后,将他衬托的更加清冷,也更加孤单。

黑衣人在南太郎背后微微颔首,说到:“首领,根据这几天的调查,大首领抓越前南次郎一家来的目的可能与组织中的某个‘帅’有关,M说他也不清楚细节,大首领并没有告诉他这件事,但他隐约听到大首领仿佛怀疑越前一家和这个‘帅’有很近的血缘关系。”

南太郎微微皱眉,沉声道:“哪个‘帅’?”

“属下无能,调查不到,但是属下肯定,这个‘帅’并不隶属于三部首领,而是直接听命于大首领,正因为他过于被器重,也掌握了太多组织的重要信息,这个人对于组织来说才显得尤为重要,大首领才会千方百计的要用他的亲人来牵制他,如此看来,此人实力必定不可小觑,有这种实力且直接隶属于大首领的‘帅’只有两位,‘凤’和‘雅’,然而凤的家人已经去世了,所以属下猜测可能是‘雅’。”

据说,雅是在十四年前被带到这个组织中的,智力能力都非常高,行事果敢狠辣,性格神秘冷淡,而凤与雅的实力相当,甚至更胜一筹。许多人都认为凤和雅将来一定会是组织中的顶梁柱。但是传闻雅并没有亲人,是个孤儿,不知道大首领为什么会突然怀疑到雅的身上。

半晌,南太郎转身对他说:“知道了,暂时不要跟踪大首领的动静,你从明天开始全面调查南次郎一家的一切,着重留意他的人员关系。”

“是!”



半个月后,大首领回到了组织中。

南太郎一进门,龙马迎面走来。

“我可不可以见一见我的父母。”

南太郎淡淡的看着龙马,脸上依旧带着假面,沉默了一会儿,他说

“现在不是时候。”

“那你放我回去,不管发生什么,我要和他们一起面对,而且…….”

“而且什么?”

龙马沉默

南太郎轻笑一声,走进屋里,慢条斯理地道:“而且,你不想留在我这儿,因为我是这个组织的首领,又和你父亲是那种关系,所以你很矛盾,也很纠结,不知道我是黑是白,不想为了活命成为我这边的一员,对吗?”

“……”

龙马第一次听到他讲这么多话,更震惊于他能这么准确地说出他心中所想,不免的又是一阵郁闷。

“放心,过不了几天,你就能见到他们,到时候,所有的答案都会揭晓。但你要记住,不能和任何人提起我和你父亲的关系,包括他们”

果然,在那之后过了两三天,大首领让南太郎带着龙马去南次郎夫妇那里。

南太郎把龙马带到时,大首领已经在那里了,房间四周围着一圈荷枪实弹的人,是大首领的部下,几个人押着南次郎和轮子,站在他的对面,而x也是带了十几个荷枪实弹的下属,龙马走在x身侧,一行人浩浩荡荡走进了屋子。

“呦!”x随意打了个招呼,径直坐在了旁边靠窗的位置上,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他的下属和龙马站在他身边。

南次郎和轮子疑惑地看着x和龙马,而龙马看到他们没事后,着实松了一口气。

“x,你不能把越前龙马纳为部下,他对于我们来说很重要。”

“是吗?”x挑眉,依旧是冷冰冰的口气“怎么个重要法。”

“他们三个是我很重要的筹码,我需要用他们来牵制住一个人。”

X指了指南次郎“他们我管不着,不过这个孩子我看上了,你也不缺这一个孩子吧!”

大首领明显不满x的话,他淡淡地看着x,x也冷冷地看着他,两个人的眼神锋利地对视,谁都不肯退让,双方的下属也都剑拔弩张。南次郎看到这个x这么强硬地要留下龙马,对这个人地身份和目的更加地不解,却也没说什么,静静地看着他们交锋。

“x”,大首领沉声道“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谁才是这里的首领。”

“哦?那大首领的意思是,这个孩子我放也得放,不放也得放?”x的眼神变得阴戾起来,南次郎这才感觉到了维和之处——这个x的眼睛和自己的眼睛几乎一摸一样。

“一个孩子而已,你手下有那么多‘人才’没必要让堂堂三部首领这么大动干戈吧。”

话音刚落,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那不知道是怎样一个人,需要劳烦堂堂大首领这么大费周章的牵制呢?”听到这声音,南次郎、轮子和龙马同时震惊的睁大了眼睛。墨绿色的头发,低沉充满磁性的嗓音和较之几年前更加成熟精致的五官,以及嘴角那一抹似有似无的笑容,来人正是五年前不见踪迹,却始终让龙马无法再忘记的——越前龙雅。

余生有你第七章

虽然更文龟速,但是,嗯,我还活着的😂


正文如下!


龙马以南太郎的下属的身份留在他身边,跟随他进出那个组织,一步步的了解了那个组织的结构,在这期间,南太郎的部下——负责交给他用枪和打斗的一个帅,将x的身份和有关这个组织的一切告诉了龙马。


EM组织是一个跨国的贩毒和走私枪支的恐怖组织,该组织的主要行动部门有三个,分别是:

x部——负责打击吞并对立组织,抢占地盘及应对其他组织的侵犯,勘测行动地点,接应、断后以及和警察及军队的周旋,但其主要任务是黑吃黑。X部的首领代号x,这个部门的特点是人少,装备精良,凝聚力和组织力最强,整体武力值最高。

K部——负责毒品的研制和枪支武器的走私,贩卖,抢占各国毒品市场,与世界各地的黑帮联络紧密,却从未因为地下黑市的曝光而被牵连。K部的首领代号k,该部的主要特点是成员关系错综复杂,部门内部利益互相勾连,每个成员都十分阴险狡诈,不好对付。

S部——负责组织的行政及公开的关系网络,部门成员散步于世界的各个城市的各个领域高层,主要负责为组织打通关系网络,做政治掩护。首领的代号为S,该部的特点是人员联系不紧密,不方便一起控制,S与大首领是同卵双胞胎。

每当这个组织选定了优秀的同卵双胞胎之后,会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将他们带回来,在对他们的家人赶尽杀绝后,进行洗脑式的教育,并且对其各方面进行严格而残酷的训练,根据他们能够达到的成度,逐渐分流,层层淘汰,只留下最优秀的一部分,其余的人同样被灭口。

而留下的这部分同卵双胞胎,性格特点都被训练的及其相似,每对双胞胎中一个公开露面,另一个相当于是影子,但是无论哪一种都不一定一直是同一个人,因为两个人只有同一个身份,况且两个人的性格、行为、基因、知识面都几乎一模一样,所以彼此之间明暗交替,互相掩护,在许多领域中占据了及其重要的地位。

X在这个组织中时一个近乎传奇的存在,他没有双胞胎兄弟,却凭借一己之力在众多优秀的双胞胎中脱颖而出。X可以熟练的操纵各种武器,精准的使用各种枪支,而且他的智商奇高,对于组织培训的各项技能,无论是数据分析类的计算机、文学交流类的语言、还是包扎用药等医学常识,都达到了专攻此类的优秀的程度,甚至一些专业人员也比不上x。然而,最令人震撼的还是其绝佳的运动神经。不论是多难的动作,多么复杂的招式,他都可以用最短的时间达到最佳的水平。

当年的大首领知道了x的能力后,对他给予了很高的期望,将许多重要的暗杀或者带队出击的任务交给他,南太郎都完成的堪称完美。而完美的完成任务后,不只在这个组织中的等级地位会上升,接到的任务难度和下属的分配也会相应的提高。在这里最高上位等级是仅次于三部首领的‘帅’位,整个组织中的帅不能超过20个,他们有些分配在这三个组织中,作为三部首领的下属,有些则直接听命于大首领的调配,单独的负责一部分领域。这20个人中既有凭借这能力一步步升上来的,也有三部首领的子女,但所有人都是组织中不容置疑的精英,除了三部首领外,他们是组织中最的核心成员。

在三部首领有意外或者因为其他原因让位时,根据综合能力和资历,在‘帅’中选出新的首领上位,而大首领的替换则是在三部首领中挑选。

25年前,越前南太郎已经在帅位,在一次重大行动中,该部的首领丧命,南太郎凭借压倒性的支持率和绝对的实力担任该部的首领,代号x,该部也改名为x部。然而南太郎刚刚上位不久,大概四年左右,他消失了两年。没有人知道这两年间他去了哪里,在所有人都以为他在那场意外的大火中丧生时,他回来了,并且演绎了一部最精彩的“王者归来”,用最快的速度取代了当时的x首领。那场意外的大火烧死了当时组织中许多和x有联系的高层,尤其是x的部下,而根据幸存下来的人说,x回来之后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变了一个人,虽然他一直是冷冷的性格,让人敬而远之,但是,那时的他并不会让人感觉到那种强大到压抑的气场,然而,自那之后,x除了变得更加冷淡之外,周身总是让靠近的人觉得几乎恐怖,就像是气场与情绪的混合,许多人都害怕不小心说错话会直接招来杀身之祸,所以,这里面的人最不敢惹的就是x首领,据说,连大首领也要对他退让三分。

龙马知道,这个人一定不清楚x的真实身份,因为他没有提到南次郎和南太郎的关系,南太郎跟他讲话时也带上了面具。关于南太郎为什么要隐瞒身份,又为什么会消失,越前南太郎到底在做什么样的事,他是黑是白,还有这个组织抓他们一家人来这里的目的他无从得知。



转眼间又过去了半个月,这期间,龙马一直被他的婶婶——越前依晴照顾着,每天南太郎都会让人传信给龙马,告诉他南次郎和轮子安好,让他专心训练,其余的不论他怎么问,南太郎也一概不回答他。仔细想想,除了训练外,南太郎平时的话真的少的可怜,而他让龙马印象最深的一句话就是龙马刚来别墅是说的那句“我是你伯父,越前南太郎。”龙马觉得有些无力吐槽,如果他和南次郎真的是双胞胎,那他们应该是最奇特的一对了——一个话多的让人心烦,一个沉闷的让人压抑……


余生有你第六章

不知不觉南次郎他们已经被关在这里一个星期了,这期间每天都会按时来有人给他们送饭,并没有折磨或虐待他们一家的倾向,但无论他们怎么问,这群人也不会多和他们说一个字,更何况,看守他们和送饭的人也不一定知道他们被抓过来的原因。
这天,门外突然响起争吵声
“x首领让你把门打开,你是聋了吗?”一个虎背熊腰的男人冲上来说到
“对不起x首领,这三个人大首领特别交代,不准任何人探望或询问,请您不要为难我们。”
啪!看门的人挨了一个耳光。
“让你开门你就开,哪有那么多废话,滚开。”
看门的人还是一步不让地守在门前。那人又要发作,x说话了
“住手”
“首领,他….算了!”
说完,男人不甘心的退到一边,x走上前来,对看门的说
“把门打开。”
“x首领,这,这….”
“大首领问起来,你尽管推到我身上。”
犹豫了片刻,他还是不敢违抗x的命令,毕竟组织中除了大首领,只有这位x首领最令人敬佩,也最让人闻风丧胆,最终,他打开了关押着龙马他们的门。
他走进来,南次郎挡在龙马和轮子的前面直视着x,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总是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对视了一会儿后,x对身边的人说
“把后面那个孩子带走。”
“不行”南次郎挡在龙马前面“有什么事我和你们走,他知道的我都知道,不用问他!”
X看了南次郎一眼,转向龙马“你如果不和我走,我现在就杀了你的父母。”
“龙马,不要听他的,不要去”轮子颤抖着声音讲到。
龙马瞪着x慢慢地说:“我和你走,别为难我的家人。”
x随意地挑了挑眉,似乎轻笑了一声
“好,给你们三分钟的时间道别”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龙马,你不可以和他走,虽然我们不知道那个‘大首领’要做什么,但是这个x也一定不简单,让爸爸妈妈去吧,你就留在这里。”轮子一边说着,一边用手轻轻地抚摸龙马的脸,颤抖的声音里混合着无奈和不舍。
“妈妈,我已经长大了,不能一味的靠你们的保护了”龙马安抚轮子说“而且他点名让我和他走,不会杀了我的,如果他一定要我去,即使我不去他也不会善罢甘休的,你们放心等我,不会有事的。”
“龙马”南次郎难的语气严肃的说“你……自己一切当心,别出事!”
“好。”龙马说完,向门外走去,南次郎看着他的背影,当年那个连球拍都拿不稳的小团子已经长大了,而此刻,他也不知道是应该欣慰还是心酸,只能期盼他平安无事。正如龙马说的,既然x点名要他,即便他和轮子死了,也保护不了龙马。十五年前看着龙雅被带走的那种无力感,现在,伴随着龙马的背影再一次向他袭来…….

X一行人带着龙马七拐八拐,走到这个基地的另一块领域,入口处的门前标记上写着——x区。进入这里后就会发现,这里的布局跟外面完全不一样,严肃中却有了一点生活的气息。走廊中每隔几米都挂着一排武器,两排武器中间挂着几束花,有时是栀子花,有时是玫瑰,各种各样,香气四溢,将武器带来的肃杀感冲淡了许多。龙马一会转头看看这面墙,一会看看另一面,花束插得很美,能够在种环境中插出这么美的花的人也不简单,龙马心想。
X看他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有心情看花,不由得笑了笑,心想:这个孩子真是胆大,临危不乱,不错不错。
“头儿,您…..不会是要带他回您那儿吧?”
“嗯”x随口答道
“啊?!!为什么啊,我是说他和您是什么关系啊,让您这么费心。”
X淡淡地瞟了他一眼,“你们几个别跟着我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那几个人不甘心地看了看龙马,哦了一声散开了,龙马听不懂汉语,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迷迷糊糊地跟着x来到了一处楼梯口。顺着楼梯走上去,他们到了地上。映入眼帘的是一座两层的小别墅,红瓦白墙,别墅周围被各种各样的花环绕,非常美丽。X带龙马向别墅走去。龙马一路被他带着,越来越疑惑,不过看他也没有解释的意思,自己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索性直接跟着他进去。别墅内的摆设很温馨,这里应该是这个x的家,龙马心想,不过这个恐怖组织的首领意外的让人感觉没有那么可怕呢,这一路走来他越发好奇这个x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你就是龙马君吗?”
听到这句温柔的日语,龙马诧异地转身,从楼梯上走下来一个女人。
身材修长窈窕却又妩媚性感,如瀑的长发自然的垂在腰间衬得她更加的肤若凝脂,一双水灵灵的桃花眼因为笑容儿微微的眯着,高高的鼻梁下是丰满的红唇,若只看外表,定会有人认为她不过二十出头,不过她的眼神中夹杂打磨沉淀下来的平静与沉着,让人看不出她的真是年纪了。龙马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她,她身上有一种气质让他似曾相识,可是这样的一个人自己如果见过没有理由不记得…….
“是,我是越前龙马。”
“x,不,南太郎,你还不自我介绍吗?”
龙马听到‘南太郎’瞬间怔住,抬头看向x,x用手拿下了脸上的假面,假面下是一张和越前南次郎一摸一样的脸,龙马颤抖着声音叫到“爸…爸爸?”

卡卡文了怎么办!写了又删删了又写,怎么都不满意(ಥ_ಥ)话说萌他们两个的人真的很少吗?一点粮都没有,我觉得萌点还是挺多的啊,比如龙雅是被平等院捡到日本队,平等院对龙雅的态度一直都很客气的,龙雅要走的时候平等院在门口拦他,还有龙雅离开美国队也是平等院告诉龙马的(所以他是怎么知道的⊙▽⊙),还有龙马曾经问龙雅他和平等院比谁更厉害龙雅说不知道(在2017年的网王活动里),说明两个人从来没有打过球,像平等院这种恨不得和所有强者比赛的人竟然没和龙雅打过,恩,总觉得有猫腻哎,感觉他俩关系很不一般⊙▽⊙,萌点很多的,大家一起来产粮嘛!我是不会放弃的,码字去了,不过真的卡的很严重,趁着国庆节本想把回忆写完,写不完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等文的亲们辛苦了❤❤